我要投稿   新闻热线:021-60850333
“这样的跨界实在猛!” 江南才子陈梦家豫剧《红日》手稿将首度亮相朵云轩秋拍

2019-12-2 22:01:32

来源:东方网 作者:王一茗 选稿:牛强

图片说明:1949年陈梦家夫妇在清华寓所内合影

  东方网记者王一茗12月2日报道:提起陈梦家,人们自然会想到他是新月派诗人、古文字学家和考古学家,还会想到他搜集流散在欧美的商周青铜器资料,却难以将他和豫剧联系起来,甚至绝不会想到他有一天竟然写了个豫剧剧本《红日》。记者获悉,他的这份鲜为人知、长达百余页的剧本手稿将于12月18日首次亮相朵云轩秋拍现场。

  那么,江南才子陈梦家怎么会写豫剧剧本?他的这份唯一手稿又为何进入拍卖市场?日前,在朵云轩举行的相关研讨会上,专家学者就《红日》剧本的价值和社会意义展开探讨,也揭开了陈梦家不为人知的一面。学界认为,“这样的跨界实在猛!豫剧剧本《红日》手稿是陈梦家生命历程中十分珍贵的物证。它的发现,大大扩大了人们对于陈梦家的认知。”

图片说明:陈梦家

  《红日》是现当代作家吴强所创作的长篇小说,1957年7月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,在当时广为流传。据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、长江学者张新颖介绍,陈梦家的《红日》剧本手稿创作于1959年,当时他被下放河南农村劳动,期间他用钢笔在小学生做算术题的稿纸上进行创作,足足写了三万多字。他在给友人的信中说,“我是用了三十六个‘半工’写成的”——“半工”的说法,表明是得到允许,用一半的劳动时间来做这件事。陈梦家是浙江人,在南京长大,看似和豫剧没有什么关系,但《红日》的手稿非常完整,从编写说明到目录,每场都特别仔细。“看上去像一个非常内行的豫剧编剧写的。”张新颖评价。

图片说明:陈梦家豫剧《红日》手稿

  浙江人陈梦家写豫剧剧本,听起来突兀,实则有迹可循。他的妻子赵萝蕤在《忆梦家》里说,“他喜欢看戏(各种形式的),喜欢写这方面的评论文章和泛论文艺的小文”。他的看戏随笔,也有几篇谈豫剧的文章,如《看豫剧“樊戏”》中介绍他到西安特地拜访的“樊戏”剧团,文章开头说:“几年前在北京吉祥戏院看曲周萧、素卿演《三拂袖》,觉得好听好看而且情节有趣,从此看上了河南梆子。”

图片说明:研讨会现场

  “安徽蚌埠、山东枣庄、河南郑州中间这一带的语言非常有特点,陈梦家的这一剧本,也为研究地方方言提供了重要资料。”学者郑重认为,通过豫剧《红日》剧本提纲可知,改编这个剧本是为了“农村中的业余剧团”演出用的,陈梦家作为语言学家,在剧中所使用的很多特殊唱腔和道白押韵都有研究价值。

  “陈梦家的豫剧剧本手稿在文物上具有唯一性,也让我们了解到陈梦家在诗人、学者、评论家之外的另一面。”复旦大学出版社学术总监陈麦青认为,通过整理和研究这部文献,可以让人们更加全面了解和评说陈梦家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成就,也为研究特殊历史时期的现当代文学创作提供了重要史料。

图片说明:陈梦家信札一通含信封

  此次朵云轩征来的手稿,附有一封陈梦家的信,从中可知《红日》剧本手稿由陈梦家送给了他的朋友王国华。王国华为学者王献唐之子。王国华去世后,手稿一直由其子王福来收藏。王福来还记得父亲对这份手稿的珍视以及保存的不易,“陈梦家在农场中写作这一剧本,也有练笔的目的,可见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没有放弃他的学术。我们守护和继承了这份手稿,此次拿给朵云轩,是想要继续弘扬陈梦家的精神。”

图片说明:陈梦家豫剧《红日》手稿

  豫剧《红日》未曾公演,但在改编时,陈梦家是处处想着它是“可用”的,《提纲》最后甚至设想,这个“初次试编的”剧本,“稍加修改以后,也可以作为话剧演出”。上海朵云轩集团总经理朱旗表示,朵云轩已就豫剧《红日》舞台剧演出等相关工作做了一系列计划布局,未来将继续跟进。

上一篇稿件